A-A+

你知道广州曾是座炮台城市吗上

2020-05-01 篮球资讯 评论0条 阅读 0 次

清代晚期地陷式炮台,上横档台东炮台  1、清代广州炮台林立  广州有炮台这谁都知道,但炮台曾是清代广州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这却是今天大多数人不清楚的。

当年的广州,炮台系统完整、门类齐全,既有城防炮台,又有江防炮台,还有海防炮台,数量之多、分布之广、规模之大、建设之繁复、存在时间之长、在城市位置之显著,在古代城市中是不多见的。  那么,清代的广州,炮台都分布在哪里?数量又有多少呢?我们来说一说。  清代广州炮台集中在三个区域——广州城北的山地、狮子洋以内的珠江航道以及出海口虎门。  从清初到第一次鸦片战争前(1647年-1840年)的193年间,广州共建有炮台28座。

其中,分布在广州城北的有四方、拱极等6座炮台。分布珠江(南路和北路)的有大黄颉⒑V榈10座炮台(这里未计乡民自建的护乡小炮台)。

分布在出海口虎门的有大虎、大角等12座炮台。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至第二次鸦片战争前(1841年-1856年)的16年间,广州共有45座炮台,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原有的广州炮台基本被毁。

战后,除这些炮台被修复外,还新建了不少炮台。

例如,城北在修复了战前6座炮台的基础上,新增加了得胜东和得胜西两座炮台。

在珠江航道上,修复和新建了龟冈、南固等21座炮台。

在虎门,修复和新建了大虎和下横档等16座炮台。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大部分广州炮台再次被毁。

战后到光绪初年(约1880年)的10多年间,广州修复和新建了16座炮台。

例如,修复了城北的7座炮台以及虎门的威远和下横档炮台,新建了珠江上的绥远等炮台。

  1883年,中法战争爆发,广州作为战区前沿最重要的城市,为防御法军入侵,新建了115座西式炮台(大炮都是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西洋海岸大炮),其中,建于珠江上的有39座,建于虎门的有76座,而且每个炮台都有自己单独的名字,如克虏、克敌、克胜、威远,等等。

  综上可见,有清一代广州城曾存在过炮台204座,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中国沿海其他城市和世界各国沿海城市炮台的相关数据,但是在一座城市的历史上,竟存在过如此之多的炮台,还是非常令人震撼的。

同治年间,刚到任的广东巡抚郭嵩焘初次察视广州,就被林立的炮台所震惊,他感慨道:“由省河(珠江)以达虎门,炮台林立,添修者为多,所以防洋船之出入也。

”  2、广州炮台都有什么类型呢?  广州炮台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是乾隆以前的城堡式炮台,此时的火炮重量轻、多在3000斤以下,射程多为数百米,可方便地架设在城堡的墙头上,像现时大家还能见到的越秀山古城墙上,当时架设的就是这种火炮。

广州的城防炮台都是这样类型。

  第二是嘉庆以后的炮洞式炮台,特点是便于安放重型火炮,此时的火炮重量多在5000-8000斤,(射程与以前的炮基本相同),只能架设在炮台围墙下部的炮洞中,当时的海防和江防炮台都是这种类型。

  清代中期炮洞式炮台,威远月炮台  炮洞式炮台里的火炮,多是广东铸造的前膛铁炮,即从炮筒口装填火药和炮弹,依靠铁炮弹的砸击来伤敌,与西方国家先进的火炮相比,差距甚大,或说根本不在一个等量级上。

林则徐曾形象地说:“彼之大炮,远及十里内外,若我炮不能及彼,彼炮先已及我,是器不良也。

彼之放炮,如内地之放排枪,连声不断,我放一炮后,须辗转移时,再放一炮。

”  第三是光绪以后的地陷式炮台(也称半地下式或炮池式炮台,今天保存下来的炮台大多数是这种类型),是一种专为安装西洋海岸大炮而专门设计的炮台。

这种火炮重量多在1万斤左右,射程在3500-11000米,依靠炮架的向后滑动来消减发射时所产生后坐力,主要有两种:从后膛装填弹药的德国克虏伯炮和从前膛装填弹药的英国阿姆斯特朗炮,均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海岸大炮。

  3、为何广州会出现如此多炮台?  那么,广州为何要建设如此完善的炮台防御体系呢?这要从广州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地位说起。  广州虽说是沿海城市,但它不是直接建在大海边上,而是通过一段狭长的珠江与大海相连,出海口的名字叫虎门——一个易守难攻的关口。今天的虎门是东莞的一个镇,但历史上的虎门是名副其实的广州南大门,千百年以来广州人都是由此进出大洋与世界交往。在这个狭长的水道和出海口的两岸,从清初就开始陆续设置炮台用于广州防卫,由此,广州的安全系数从理论上讲,要高于同时期的中国沿海其他外贸口岸。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清政府决定改四口通商为一口通商,在选择一口通商地点时,朝廷大臣比较关注广州的优势——“且虎门、黄埔在在设有官兵,较之宁波可以扬帆直至者,形势亦异。”也就是说,相比于宁波等通商口岸,广州有虎门和珠江上的水道和炮台的防御优势。  后世学者指出,广州之所以最终能够PK掉其他三个城市,主要是朝廷的多数官员认为广州比宁波等城市易于控制,海防安全比外贸利益更重要,政治压倒一切。  广州成为唯一口的通商口岸后,来往商船迅速增多,珠江航道日益繁忙,管理口岸的任务也越发繁重,增加炮台来保证航道安全,成为理所当然的要求。1800年(嘉庆五年)后,仅在虎门就相继增建了沙角台、靖远台等11座炮台,而在此前这里只有南山等3座炮台而已。  4、出资修建炮台都有些什么人?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建造炮台、安装大炮是非常花钱的事。张之洞曾就广州牛山炮台筹集建设经费的事,向朝廷报告说,购一座口径21cm的克虏伯炮要花白银30000两,为大炮修建一座炮台要花白银4000两。广州炮台设置的大多数是21cm口径克虏伯炮,此外还有少量口径24cm克虏伯炮,价格更不菲。相比于德国的克虏伯炮,英国的阿姆斯特朗炮便宜些,但只是相对而已。  按照晚清广州布防115门西洋大炮以及建设炮台的费用,需支出白银约400万两,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  那么,钱都是朝廷出吗?当然不是。在经济实力不凡的广东,那些富得流油十三行行商以及乡绅,自然跑不掉,他们成为出资的重要力量。例如,1839年虎门修建“金锁铜关”(即两道拦江铁排和靖远炮台),洋行商人伍绍荣等闻议后,“即据情愿捐缴银十万两,以供要需。”鸦片战争之前,广州一次添铸六千斤大炮二十门,八千斤大炮二十门,并同时增建多座炮台,银两就主要来自以十三行为首的粤海关商人。朝廷在批复关天培的请示报告中,就有“均准令粤海关商人捐办”字眼。在中法战争紧迫,需要建设大批新式西洋炮台以保卫广州安全时,不少炮台的建设款项,也由乡绅资助,如虎门的定洋西式炮台,就由绅士蔡信珩完全承担。(文/黄利平)  未完待续……来源:金羊网责任编辑:虞鹰。

标签:炮台   广州   大炮

0 条留言  

给我留言